食品謠言的背後是情緒焦慮

還記得朋友圈流傳甚廣的“棉花肉鬆”嗎?肉鬆蛋糕在水裏清洗後,會留下不溶於水的棉絮狀纖維,這是“肌肉纖維”,跟棉花“木質纖維”是兩碼事。不過,有些網友可不這樣認為,最近山東青島就有兩人編造傳播“棉花肉鬆”視頻,結果被公安部門行政拘留了。

舌尖上的謠言通常是網絡謠言的重災區。除了“棉花肉鬆”,還有“塑料大米”“塑料紫菜”等,它們往往圖文並茂,有些甚至用視頻詳解,其中不乏名詞和數據,因此能傳得神乎其神,煞有介事。不過,謠言經過再多包裝,也抵不過科學與常識的戳穿。比如“塑料大米”就不合邏輯,因為顆粒狀塑料的成本比大米還要高,“塑料紫菜”則屬於無視常識,紫菜可吸水、塑料不能吸水,放到水裏就知道了。若要較真,有些謠言恐怕並不高明,但謠言的特點就是死而不滅,不管你如何辟謠,它總能卷土再來。所以“謠言止於智者”是非常中肯的看法,不傳謠才是辟謠之道。

謠從“口”出,“口”也最容易生謠。中山大學大數據傳播實驗室曾推出一期《微信“謠言”分析報告》,結果顯示排名靠前的謠言主題是:健康養生、疾病、金錢、人身安全、政策相關、社會秩序、呼籲求救,其中以養生、食品安全等情緒焦慮為主題的謠言占55%。若細分來看,食品謠言還可以分為兩類,一種是知識類謠言,比如“小龍蝦有毒”“木耳豬血是清肺食物”“木瓜豐胸”等,結論簡單粗暴,但又難以證偽,多數人選擇“寧可信其有”。另一類就是一些無腦謠言了,比如“甲醛泡香蕉”“吃酸菜魚感染”等,往往是憑空臆想和捏造,故意誇大和渲染,雖然破綻明顯、漏洞百出,但卻總能在朋友圈帶起一陣陣喧囂。

一些無腦謠言並不高明,為何總有人輕信它?這裏有個人智識的原因存在,比如麵對同樣的信息流,有些人的甄別和判斷能力比別人高,但更重要的,恐怕是一種群體性的焦慮情緒所致。當前,已有很多的心理學實驗表明,謠言就像是一種“精神口香糖”,當AG亚游国际因為信息缺口而生出焦慮時,謠言就有填補信息缺口、緩解內心焦慮的作用。正如羅切斯特理工學院謠言專家尼古拉斯·迪方佐所說,AG亚游国际通過傳播信息,化解恐懼和未知。即便交流的信息是荒誕的,交流本身也能給人一種知曉事態的感覺,來平撫不安。這種信息的缺口、情緒的焦慮,有時候並不止關於謠言本身,而是與整個食品環境有關。

“棉花肉鬆”在邏輯和常識上講不通,但並不能讓人一下子釋懷,你可能選擇相信它是謠言,但會傾向於避開食用肉鬆。表麵看來,這是出於對自身的關切,更深層次,原因可歸咎到“信心問題”。在今天,仍然時不時出現的食品安全亂象,足以說明市場上還存在部分不良商家和失序行為,這讓人無法樹立起足夠信心。拿部分食品謠言來說,它如果是可行的,會不會就有商家這樣做?如果有人這樣做,我是不是有可能中招?食品環境說到底就是個信任問題,隻要有一個人失信而行,就會造成信息缺口、情緒焦慮,AG亚游国际隻能證明已拆封的是安全的,而不知道下一步會遇到什麽。

謠言止於智者,但在一個信息流通充分、信任感爆棚的社會,謠言將有可能減少,至少一些無腦類謠言將會大幅減少。因此,要破解食品謠言,不能光指望辟謠,否則它變的隻是包裝,不變的還是那股“謠味”——“謠味”何在?它正深嵌在整體的食品安全大環境下,與不安和焦慮為伍,等在寂靜處伺機而動。

分享按鈕